等待处理…

秋之树

傅雪
2022年11月18日

秋浦西路的街道上,挺立着一排银杏树。每到秋季,下班后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,落日低垂,银杏叶落,天空上几抹彩霞淡云,自然的寥寥数笔,便勾勒出一幅细腻婉约的水墨画。银杏叶的美,在于其形状的精致。一把把小扇子,扇呀扇呀,扇走青春,扇来鼎盛年华。

这天,秋阳正好,走在街道上,低着头,只顾默默行走的我,突然发现地上飘零着几枚银杏叶,孤孤单单躺在那儿,它的伙伴们正摇曳在那高高的银杏树上,似乎还未老到凋零,亦或舍不得高处的风景,迟迟不愿落下。这一排树带,每隔几米,就有一棵银杏树,越往前走,银杏的落叶越多。仰望那一棵棵银杏树,落叶的多少与银杏的色泽似乎是成正比例的,有满树金黄的,有黄绿掺半的,也有叶子碧绿泛青的,不禁让人讶异,同在一片天空,但落叶成熟的时间却不尽相同。果然世界上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。

远望银杏,它树干笔直,其余枝叶皆围绕主干,斜插入云霄,气势逼人。即使被群树环绕,也遮掩不住它的耀眼夺目。那天看到对面三台山公园里,一棵银杏树被野树包围着,一树璀璨的黄压住了满山的绿,颇有力压群雄之势。

母亲的工厂里有一棵泡桐树,这是一棵老树,五、六十年的树龄。枝叶遮住了头顶的大半个天空,它成了厂里的标志,看着一年年年轻人成家立业,一年年白头翁退休回家。它温柔沉默,却是鸟的天堂,无数鸟儿栖息在它的枝叶间,朝飞暮返。而我,在夏日里,坐在家里的草席上,透过绿纱窗望着它茂密的树叶,只觉一阵清凉,消了不少暑意。泡桐树长在路边,开花时节,紫色淡雅的小花就落在碎石铺成的小道上。泡桐花像喇叭花,不甚艳丽,很低调,落花很多,铺满了道路,我们毫不怜惜地踩着它回家,没有一点诗情画意。到了秋冬季节,更是落叶飘飘,枯树短枝在路边凌乱摆放着,显然是遭受了寒风的摧残。我们却很高兴,嘻嘻哈哈捡回家,泡桐树的枝干很脆,轻轻一掰,便掰成两半,晒干后是烧煤炉引火的好物。我喜欢将短短的泡桐树枝放进煤炉里,引着火后再放入煤球,煤球泛着红红的光泽,母亲将铁锅放在煤炉上,在香油的刺啦声中炒起了花生米,煤炉的温暖,香油和花生米的香气便在小小的厨房里铺散开来,暖了心和胃。 人间烟火,最抚人心。

搬家后,父亲的新居旁也有一棵老树,父亲说它叫皮树。我对它最深的印象便是树冠若伞,树干高大。父亲喜欢它,说它的叶子在农村便可喂猪,在夏日亦可遮阴。开花落叶季节,皮树的花叶果落得满地都是,脚踩上去黏黏糊糊的,我便有些不喜。小区进行了改造,铺设了柏油路面,安装了新路灯,环境好了,大家的心情也更好了。有一日,我来到小区,不见了皮树,只有一根粗壮的树桩留在了原地。我若有所失,秋日里,有些树在闪耀着光芒,有些树却只留下回忆。

上篇:没有了
下篇:大学生阅读状况调查
分享到

© 2022 安庆广播电视报

↑ TOP


http://paper.achizhou.com/Content/weixinlogo.png
安庆广播电视报
http://paper.achizhou.com/content/2022-11/18/001542.html
安庆广播电视报电子版